2022年雷卡春节粮企划初宣!

U

劣等功绩:

丰衣足食的要饭人:



ε(*・ω・)_/゚:・☆新年有新粮企划!!!



2022雷卡春节粮:





——————☆☆这是一个粗糙的致辞☆☆——————



春雷声声辞旧岁,碧羽款款兆丰年。



一锅热汤,一桌新粮...




我说我的生活还好吧,至少可以说:还可以,还不错,挺好挺好;但非要说怎么好,就有些懒得叙述了,因为好这个词本身拥有的意思有太多,可以被诠释的情感也有不少,诸如一块即将破碎未能破碎的玻璃在将崩溃的瞬间进行最后一次对于自我的拯救,只碎了一角是“好”,整块摔碎掉,没有砸到他人是“好”,摔碎的只是一块无关紧要的玻璃而不是其他的贵重物品是“好”,这块玻璃终于要迎来最后的结局了,固然也是“好”,所以说懒得叙述,挺好挺好,情绪格外多,便也格外不愿描述,情绪发泄的产物让人腐烂的思维继续燃烧,我说一把枯灰可以被延续的生命也不会太长久,不过灰也有难得的光,对它或他来说大约也都不错,但光亮和灰又不太相同,怎么说呢,所...

【魔法觉醒】重做罪人-冬骨(下)

¹傲罗×假死·真在逃阿兹卡班囚徒


Daniel×Ascu(左右不固定)


²本篇大量私设,与实际故事相差甚远,雷勿入,题材方面若有相似本人将致意诚挚的歉意,但大体故事框架不会因此修改。


³角色病态表现有,隐晦有,血☆爆力倾向有,预警很清楚。


艾薇居住的街道并不难找,只是长期留在家中,他感觉自己变得虚弱,加上一路步行过来——啊,丹尼尔一直都不喜欢乘坐当下的交通工具,不论是骑士大巴还是飞天扫帚都一样,在上学的时候不喜欢,在而今同样也不喜欢。


阿斯库·波拉尼奥的所作所为其实到...

嗯,顺带一提,因为波拉尼奥这个姓氏其实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智利作家的姓氏,然后智利之前是西班牙的殖民地,西班牙的文化基本上都知道的就是弗拉明戈舞,所以。阿斯库·波拉尼奥在上学期间跟丹尼尔跳弗拉明戈舞是非常热烈的,还会给丹吹口哨,阿斯库的守护神是一只鹰,为他送信的也是一只鹰,波拉尼奥在七岁的时候驯鹰,驯鹰同样也是西班牙文化的一部分,外貌的话,波拉尼奥是阴郁英俊不那么柔美的类型,个子高大,超模身材,皮肤前期是小麦色的,后面惨白得像贫血,因为研究黑魔法他确实衣服下面都是伤口,灰色的眼睛,深邃所以很容易骗女孩子,我说了是ADA无差所以到底是他做1还是丹就看他们的情趣了,不过目前阿斯库因为禁...

《冬骨》的丹尼尔设定是那种,逮捕了爱人之前其实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为了爱去牺牲一切的人,他没想过艾斯梅会来,他安顿好了艾斯梅,他决定殉情,但艾斯梅来了,他又被动地承担起责任,意识到牺牲并不能证明爱的存在,他的牺牲是毫无意义的,他自己都有想法为了阿斯库再活下去,然而他无法同时为两种生命活,所以决定浪费情感,全部都变成责任,关于角色的塑形和设定后面写完了我再说,暂时就解释这么一点,另外的点是阿斯库爱他,在丹尼尔十一岁时爱他,在他二十一岁时爱他,阿斯库的眼中一切都是停滞的,他永远爱丹,丹的内核。争取最多五章(不愿写长)

【魔法觉醒】重做罪人-冬天与骨头(上)

¹傲罗×假死·真在逃阿兹卡班囚徒


Daniel×Ascu(左右不固定)


²本篇大量私设,与实际故事相差甚远,雷勿入,题材方面若有相似本人将致意诚挚的歉意,但大体故事框架不会因此修改。


³角色病态表现有,隐晦有,血☆爆力倾向有,预警很清楚。


丹尼尔·佩杰  。


初次听到这个名字,你或许是在麻瓜报纸的一个小小版面上(或许也很大)、或许是在听到传闻中的“嗜血佩杰”这一故事的时候、也或许是在霍格沃兹上学、时间再长一点的时候,你或许还会经历一场场数不胜数的“冒险...

。想搞点傲罗丹×在逃阿兹卡班主角,101不定,问就是疯批1我没法抗拒,丹不可能是疯批但我不接受他做0,又真的想食疯批,丹酱,辛苦你一下

【魔法觉醒】生长痛

¹丹尼尔×你


该被诅咒的当然是他们的血,是那些在血脉中一刻不停地涌动着的情绪,丹尼尔与他一刻不停地追逐着,实际上也不再清楚究竟是谁在追逐谁的影子,霍格沃兹的少年时期,转瞬间过去的时间,少年羞涩蜷缩着的骨撑开一具更宽阔的身体,支开更坚实的臂膀,生长痛像是潜藏在灵魂里的针扎,横隔于脊柱中的木屑,丹尼尔很少喊疼,然而成长先是在童年赋予他失去,痛苦和缄默;又在霍格沃兹的少年期赋予他勇敢,疼痛和怯弱,他的手掌张开朝向一个人,又回缩;他渴望疼痛被平息在每一个至深至暗的黑夜,如同咳喘的病人发痒的喉咙被施以平复的咒语,他想不要成长,又想要成长,身体展开引起的痉挛实在是很疼,想痛...

【魔法觉醒】你好,男友毛衣和男友同时拥有的感觉来一下?

¹我的心机男友和他给我的和他同款发色毛线衣:你是把沐浴露倒上面了吗到底是毛衣抱我,还是你抱我?

²丹尼尔×你,梦向无性别无学院除了男友和学校固定啥都自己定。


这是被烟屑冻住的第七个冬季,霍格沃兹的第一个冬季。大雪的到来伴随着降温,鉴于学院的地理位置实在算不上很好,常年阴暗潮湿的环境本身也冷,因此对于这来迟的冬季,你的表现比起迟来者显得更加迟钝,直到对床的同伴发出类似于梦呓的声音,一点沙哑的苦闷,你才稍稍反应过来,注意到曾经得到的所谓气象瓶里的世界开始飘雪,意识到这是一场冬天,十二月,伦敦终于冬季。


事实上早在很早的时候你就醒来了,只不过处于半梦...

【魔法觉醒】踝

¹丹尼尔ד玩家”,为了方便用字母M代替。

²梦男子,无阵营,无学院,自行带入。


男孩们交往,手指在宽大的衣袍下勾缠,丹尼尔勾住他的小指,手掌握住、覆盖在爱人的指节上,然而M的拇指穿过他虎口与掌心构成的洞孔回握着他的手,手指的甲面轻轻蹭着他的掌心,他们在课堂和餐桌下握手,分不开的情感和过分的肌肤饥渴产生的热几乎烧干两个人,只有这样可以获得缓解热的甘露,流经沙漠的洪河,不公开这层关系是两个人默认的,偶尔的时候丹尼尔制作隐形药水,带着爱人爬上拉文克劳的天文台,在那里他说拥抱,跳舞。


我们已经很久不再跳舞。他小声地抱怨,或者叙述一种事实。

因为你做...

【魔法觉醒】发热梦

¹《做梦发生的事情为什么不可以在现实继续做》

²丹尼尔ד玩家(原作剧情玩家,轻微梦)”,玩家简称M,因为这个字母比较方便我打,第三人称,开玩笑一下:本文属于麻瓜文学混魔法周刊。

³梦男子,没有写明确阵营,随便代。


1.鉴于一个假期毫无信件的往来,男孩们的身上终于还是发生了在车站错过坐同一节车厢的机会这件事情,虽然这种事情实在算不上太奇怪,甚至可以说的上是寻常的小事,然而错过的人不那么想的话,一切好像就有点毛病了。从车站下来和老朋友的会面在一瞬间不显得是非常惊喜,而是一种失望,谁都不太想体验,然而太累,没有什么好说的,所以直到准备渡船来到...

别人的丹尼尔:回血奶爸

我的丹尼尔:决斗场上秀恩爱,双向奔赴,互扔魔药,和对面形成强烈对比

19年唯一一次没有拿到平面赛奖杯的展子,为了准备最好的形象特地出的小天狗……不过也没关系,很开心。


退凹凸只给亲友写g和短打的人笑了笑,只要我不在圈内且没有良知,七创社它再傻逼,任由它傻逼,和我没关系,反正这个剧情下来不管谁都会ooc的,考据就是个笑话,还不如直接ooc来得痛快,那么我将带头泥塑。

【雷卡】你我

《你我》


读比我们出生时还要早百八十年的书,仍旧可以从书的字句中,看到历史与当下有共同点的影、雷狮为此而说,感觉很多时候看到我,虽然我确实是仍活在他眼下的人,然而实则上却老觉得虚,像是我早早就把真实的自己塞进了一个怎样小的盒子里去藏,他并不是很喜欢这样的“我”。

而至于我,觉得自己毕竟总是很难得见到他咬文嚼字的模样的,只记得自幼时见到过一次,还是在母亲离世后遇见他,打他开始教我念书的时候是这样的,为此印象深刻,所以自那时候就一直记到现在,到后来甚至也有意在通过文字的途径,而一直与他维持着联系,有语言所不能表达的,书信会更加直白至于赤裸,以至于他后来也不喜进行过多的言语交流,却在文字上尤...

【雷卡】斩落

私设镜中茶会黑桃骑士卡


《斩落》


他问,你我之间难道就没有一丝亲缘可以感知到的温、你毫无生气吗?


我说,然而你以为,何为生气呢。


悉数过往,事实上而今已是真的、再不需要有过多的愤怒与所谓生气了,原因无非是它太过饱和,更已经鼓胀出了一种丑陋的姿态,而非是颇具生气的漂亮,然而不论如何,时间过去多久,愤怒终未能停歇,因此我仍旧是能够察觉到一份平静之下流淌着冰冷的怒火,它存在,仿佛生命本身就是一栋由愤怒所组建起来的建筑;因为这种种,所以从感知到的那天开始,每长一岁,便都不得不使人不花比上一年更多的耐心,去抚平自己身上那些由愤怒所带来的褶皱,久而久之、倒是颇有种剥开树皮,...

【雷卡】平等

《平等》


晚一些的时候,雷狮在羚角号里喝酒。


往常他是喜欢找一个隐蔽的角落,在几块由木板搭建而成的方块箱子里把身体完全藏进暗里,好似实体可以如同水一样流淌进虚;然而这一晚却只是坐在箱子上,身体的重量累在摇摇欲坠的箱子顶头,至于脚边,是东倒西歪、脆绿色的瓶倒了、玻璃碎了一片,落在地上像碎片里藏有沼泽,透着绿色的光。


他十六岁的这一年里,很多东西都变了,像很多东西都死了一样。


他在几年前渴望过情感,那个时候总是说要自由,但一方面,逃脱了也仍旧会不成熟地回看、而另一方面,他像是始终在等待;我们最开始逃离,到很远的地方去;他偶尔听来一些关于雷王星的事,在我在的时候丢开,在我...

【雷卡】黑绳

正处于幼儿语言能力飞速发展的时期时,母亲用外借或是地摊上捡来的书籍在家中的角落堆砌出一处高墙,那时每日摄入读解的文字,便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我与外界相联系的阶梯。


她要我读书,黑色的文字于是在我的读解中凝聚,又成为密密匝匝、无数的细麻,最后通过时间的压力,被编排、拧成一束束略粗的线。

这样的环节被无数次地重复着不知过去多少年,她的生命亦在烛火和我的声音中,被时间一点点所抽离出那样一副残破不堪、末弩强弓的躯壳,到最后只剩下一根将枯死的、却还勉强维系着生的神经。


于此同时,我也终于学会了如何用既定的标签,为万事万物所分门别类、学会去理解每个词汇背后的双重,乃至多重含义,并且接受一...

【上皮QA】整理的第二弹

Q:想要给谁献花?

A:没有多余时间想无聊的一切,没有花,没有人。

与其剖开内里的柔软、撕出温热的懦弱、展现一份足以致死的伤;不如直接铭记,没有花,没有拜访,死者不需要多余的哀悼,过度哀悼就是燃烧死亡。

实际一切都值得想,就是一切均不具备想的价值,终归花只是一种念想和寄托,并不用真正去付诸实践。


Q:和雷狮的?

A:约定是自由,承诺是自我。


Q:有过不撑伞的雨天吗?

A:时常。


衣服与遮拦物会蒙蔽野性的感官,于是更多的时候我们都在淋雨,借此呼唤残存的兽性,直到我们能够将被雨浸湿的发当做自然的赠予前,我们会一直淋雨。


Q:初次...

【上皮QA】整理的第一弹

Q:母亲被埋葬在了哪里?

我睡在很深的夜里,母亲睡在我挥别的过去,厄流区伸出手扯下我的身体,曾经出生在此地的普遍难以否认和逃脱它的掌,它要撕下我的魂魄做交替,母亲睡在这里,她是我付出的代价,睡在我用血和泪永远告别的过去。我或许还记得……我还记得,她永远不是无聊的一环,我向前走了,雷狮会挡住我的眼睛。


Q:听到了什么?

听见奔流不息的河流,听见风,我听见大哥说走了,卡米尔,我没有回头。


Q:拥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A:为此一躯因冷而硬得僵直、未曾因外力而折曲过分半的骨。


Q:谁最无趣?

A:为读而读、为思考而不加以借鉴地思考、为远离呆而读、为刻意摆脱愚昧而...

【卡雷】沟壑

#是写给姐姐的生贺


这么些年里,我们之间的一切都像是从来都充满无数刀痕的沟壑。


最初对她的理解是偏见,只因为在我们相遇的第三年里,她的生日是在一片极其清冷的风里度过的;晚间她来,带着身后的混乱。我记起她那时的冷淡,在与她对身后的侍从交流时说,你们都走。

此外没有回头,他们不是她所在意的,那时开始,她策划离开,也是在那时,她看我的眼里独有不同。


为什么呢?那时候想,大抵在童年的日子里,同样只是小小的我们、都一样地被不同的东西所束缚了吧,在我有属于我的暗时;她虽活在繁荣下,然而却在一切的枯败里;处身在无数鲜亮的颜色中,独独拥抱着一种黯淡至褪色的光芒。


生时已身不由己,共享...

。。你们是不是又开始雷卡考古了

【海盗团】众所周知卡米尔不想讲相声

6、

《那些年帕洛斯并不想懂的关于小天才卡米尔的海盗团工作安排一览表》


卡米尔:

每天早上醒一大早给雷狮他们收拾早餐,每个月计算开支,每一周比包租婆还按时地提醒团员上交积分,少了会听见他的冷笑。


帕洛斯:

每天大清早被卡米尔面无表情扯开被子一脚踹醒,跟着收拾早餐(本来主要是他收拾但是卡米尔不放心,卡米尔收拾了以后看他可以睡懒觉非常不满意所以只好一起收拾);

每周被卡米尔冷笑折磨地已经开始觉得他冷笑的声音还挺好听了的,顶级可怜打工仔(顶级好用打工仔,海盗团三个熊孩子的帕妈咪,不要问,帕洛斯不想懂,暗影使者不怎么想接受采访)。


雷狮:

游戏打通宵,五点钟之后睡觉...

【海盗团】众所周知卡米尔不想讲相声

1、

《小天才卡米尔的厨房秘籍第一式——节约用油》


佩利说,卡米尔,我们没有油烤肉了,肉不怎么有油味有点难吃,卡米尔抬头瞟了他一眼,然后说,是吗,可是我不觉得,你要不要考虑掏出个镜子照照,或者看看帕洛斯再继续吃?

佩利恍然大悟,他当机立断,马上喊了一声老大。


雷狮正好在大快朵颐,他没什么耐心,但是佩利叫他,他还是扭头看了对方一眼,有点不耐烦地问他,有什么事。

佩利看着雷狮啃下了一大口烤肉,特别开心地说,没什么,就是觉得老大你说得对,卡米尔有时候真的还挺聪明的,这下又省了一大笔钱了!!


那天雷狮的搜索引擎框内的内容满满的都是从有关于狗肉到人肉的烹饪方法。


2...

【昊风昊】直男告白协奏曲(完)

#原作唐探3衍生,直男兄弟情无差,情感方面搞不好谁是1呢,但是那啥必须是野田昊做1(磕头),无差可以接受吗.jpg


“其实你一开始就知道Q是谁,是吗?”


秦风发问的时候,是在他们从日式的餐馆里出来的那一会。其实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在国外度过中国的新年,对他人来说,在那里过新年对情绪的影响还是相当之大的,毕竟节日好说歹说也有多年历史了,而今解释中国的新年总要说上那么一两句:因为这算是寄托着人们对家乡的期盼以及对未来的憧憬;因此看上去,这种门面功夫还是重要的、必要的。


不过对于秦风而言,从很早开始,这些都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


原因是什么,他暂且也不太愿意提,这几天经历过的事情...

@不改轻狂 一只星星,亮亮的尾巴。

【昊风昊】直男告白协奏曲(草稿)

#唐人街3衍生后续,直男兄弟情等待打破没打破,暧昧来暧昧去就是说不清(滑稽)


“其实你一开始就知道Q是谁,是吗?”


秦风发问的时候,是在他们从日式的餐馆里出来的那一会。其实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在国外度过中国的新年,对他人来说,在那里过新年对情绪的影响还是相当之大的,毕竟节日好说歹说也有多年历史了,而今解释中国的新年总要说上那么一两句:因为这算是寄托着人们对家乡的期盼以及对未来的憧憬;因此看上去,这种门面功夫还是重要的、必要的。


不过对于秦风而言,从很早开始,这些都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


原因是什么,他暂且也不太愿意提,这几天经历过的事情很多,一切信息都储藏在大脑里,像潮水一...

一个很早的时候就设定了的雇佣兵pa,雷卡雷+卡帕+帕佩,为了防止鸽所以放一下,不允许使用.jpg。与之相关的很晚的时候也放过。

© Ascu丶灰烬|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