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糖战士张华邑
更新随缘,高兴了爆更。
砂糖/邑邑/老张。
绑画是九木老师(我的宝)。
绑文是浮沉老师。
长期饭票喃肥啾(彼此的)。
长期联文忏忏鼠。

闲时产粮,主要雷卡安卡。
荒酱是最棒的,不给反驳我。
杂食。凹凸唯一不吃的是爱情向安雷,阴阳师不吃双龙。
雷点是将角色刻意恶化。
 

【雷卡】“我将手持花束,献予没有墓碑的英雄。”

#机密档案pa设定。

#特情组雷狮x反黑组卡米尔
#是以前发过的,我今天上课了,心情很复杂,想看,想捞,想讨论一下。
能理解想法,但是不能接受,这里边的卡大概也是我内心的影射吧……。学医心情沉重极了。

-“你休息得够久了,卡米尔。”

 “我知道。”

一直以来为组内提供情报的线人死了。

其实那本来就不是什么值得让人大惊小怪的事情,只不过有人拿着放大镜去着重强调尘埃的大小去了。

对于所有将自己的脑袋拴在裤腰带上,脚下又踩着距地有百米高的钢丝走向未来的人而言,意外和明天哪个来得更早一些已经不能在算做是某种关乎哲学的问题了,而是一个明确的答案。

——意外。

所有的一切起于意外,也...

 
 
 

我有点近视了……又没办法不玩手机。
刚刚想到一个有点意思的画面,卡米尔第一次见到星星和烟花的画面。
曾经看见的烟火都是战火,而后礼炮齐鸣,雷狮带着他在人群中穿行,是亡命之徒也是相伴一生。

 

【雷卡】魔镜魔镜告诉我,我的锁骨在哪里

最初在雷王星上雷狮向他问起所谓他的未来有什么打算的时候,卡米尔只是稍微拨弄了一下自己脖子上围着的围巾,含含糊糊地说了一个想要跟着他,再来一个就是活着。
而雷狮在那会看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失望,头一次对他说了句“你不懂我,卡米尔”。

但是他们两谁也没有再在这个小小的分歧上争辩,卡米尔理智地选择了沉默,而雷狮则是不大乐意再和他说这个。
在雷狮的印象中,卡米尔是绝对理解他的,而今他没有听见预料之中的答案,他的失望卡米尔能懂。
但是对于卡米尔而言,雷狮却是不明白他的。

“活着”这个词对于打小就生活在王宫中的雷狮而言,看上去其实并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情,他有良好的生存条件,有宠爱他的亲人,雷狮的人生老早老早就...

 

太子其实,挺好看的,性格也,挺可爱的。
试问谁不想做太子妃呢。

嫁给他以后天天逼着他说雷卡小时候的事情,然后天天的天天联络那两个人问他们怎么还不结婚,当他们的大嫂看他们两甜蜜蜜,而且还能睡太子。
操,神仙日子吧?
然后写脆皮鸭文学半正半野史。
大家好我宣布我要嫁给太子到第三季,在这期间还要红杏出墙鹤丸国永。
太子真可爱。

 

关于我有时候打cp但是其实吃的写的又不是那对cp,喃喃老师给出了建议。
那就搞个组吧反正不是cp免得让人误会。
那我就说一下。
写雷和安纯友情没爱情不打cp而是cb(友情的意思)tag,名字起好了就叫狐朋狗友砸酒瓶。
太子和卡纯怼cbtag就叫边缘试探大鹏鸟。
太子和雷互相嘲那更简单了就叫塑料兄弟在线踩痛脚。
太子&雷&卡,雷爱卡卡吹雷太子怼雷卡雷卡踩太子痛脚就叫做三角试探你的痛脚我们必须踩或者海盗海盗横行霸道踩你痛脚别无商量。

真好。
我终于,过上了不怕雷的日子。
爽!!!!!

 

【雷卡】信仰

#卡米尔第一人称
#还是戏,我不想磨皮了,就把我觉得写得还可以的全部丟上来了。
#关于卡米尔的信仰问题,我一年前奶的玩意被官方摁了章子说对了,我他妈还不得赶紧放上来自己夸自己棒棒()

谁能想到空虚竟然会如此冰冷。
老旧灰黄的相片无声讲述它无人问津的破故事,而我目空一切,只会掰着手指算计光阴。
-我说不清我在等待什么,但我知道在它到来之前我得等下去。
即便周遭寒意刺骨冰凉,即便外界的恶意越过屏障刺痛了神经。

生命支配了人生且将人拖往一处荒无人烟的不毛之地,逼迫人用渴生的本能欲望发出救援的信号,但它只是悠悠飘荡于浩瀚宇宙之中,恰像是得不到回应的自残自伤。

而我需要一个救世主来抚慰痛处,需要一个同声相应...

 

【雷卡】助长猖狂

#卡第一人称视角。
#以前写的戏改的。
#我存东西。

-宿命对于每个人来说并不一定都是公平,但是这群无能为力的人却总会在那些被上帝关阖了的门的房间内寻找到一扇窗口,就算那扇窗并不那么容易打开,但是光芒无意就在外面,迟早都会透过窗棂照进屋内,然后叫那些无能为力的人伸出手去,尽力去夺回属于他们的东西。

自由的鸟向来是不受那些牢笼所约束的,因为它的每一片羽毛上都闪烁着自由的光。
富贵和奢华的药膏没法医好他身上叛逆的伤口,而自己也曾在他站于镜前时窥探到了他眼中所见的一切,瞧见镜子里他褪去了华裘仅着老久单衣,灵魂上烙着自由的烫印,被权利曾遮去了光芒的眼中辉光熠熠,甚至要亮过那些劣等珍宝的璀璨。
而自己在那时

 

【雷卡】请勿试探狼的忠诚

#大概是试探忠诚后卡米尔的答复。
#依旧卡米尔第一人称视角。

“我想我是信任他,因他于我而言便是神明。”

他们眼神充斥着直白的恶意与堪堪掩盖过的轻蔑。
匆忙的伪装露出未能藏匿住的尾巴,徒然吐露出伪善者的心声,大肆诉说着讥嘲,眼神向来是无声但意味深长,简洁却掷地有声的,彼此间分明是心知肚明,却免不掉客套的回合。
-自以为深藏不漏,但却叫人一眼望穿。

虚伪的假笑神情是附着于利益熏心上的面孔上一层厚厚的脂粉,内里的腐朽和丑陋则要叫人哑然失笑。蚂附羊膻,蝇居腐肉,挑拨离间的筹码被添加地随意于秤盘的两边,就连试探都显得万分无趣。
面上是乖顺平淡的神情,出口的话语捎带几分深意,被强行压下的尾音背后也藏匿深刻...

 

【雷卡】大羚角跳

#第二季出大羚角跳那集以后写的,是关于大羚角跳的初次使用
#涉及前传注意。
#是雷姐x卡弟。
#第一人称卡视角,有对应的雷姐视角,但是我大姐没放出来。

部署已久的计划在成功的那一刻是令人万分愉悦的。
诚然,自己本身并不应该去享受这种过于放松的状态,因为那会叫 自己紧绷的神经在骤然的一紧一放中失去弹性,但是情绪激动下那 些东西毕竟容不得人为控制,尤其是在自己所追逐之人痛快的笑声 将气氛感染到一个极高的点上时,自己稍稍勾翘的唇角也紧跟着破 坏了自身毫无表情的面孔。
虽然没有出声附和,但是这样造就能够说明一切。

或许我们本就该享受这难得的胜利一刻,毕竟这种愉悦只属于我们 。

雷王星中那群迂腐愚昧的权贵或...